《渺渺》
施舜翔(政大英文系)


以青春純愛作為最大號召的《渺渺》,卻讓我看到清新背後、導演極有野心所展現出來的人心自私面。或許仍有純愛之顧忌,導演不敢將故事弄得太冷肅反思,展現如《九降風》一般令人揪心不已的強大張力。但確實,在看似單純的友情與愛戀互動之下,仍有一些其他的什麼,是值得我們去探看的。《渺渺》談友情,談愛情,也談類愛情的曖昧友情。但故事的重心並不在於此,不管是何種感情,最終要說的不過就是一種過分的「一廂情願」。




小璦對渺渺誕生極快的親密友情是一種一廂情願。渺渺在這段友情中,一直扮演著被動接受的那一方,可小璦仍繼續堅持將她視為摯友。對小璦來說,蛋糕的夢幻雖 不真實,但她仍然願意去擁抱。這也是為什麼她拒絕父親的愛,因為她認為那是「丟臉的」、「不成熟的」;這更是為什麼她積極地親近渺渺,甚至有意模仿渺渺 (精通蛋糕),因為她認為那是「風尚的」、「有面子的」。從小璦和渺渺成為朋友以後,逐漸忽略自己原有的兩個朋友這點,就足以讓我們看出小璦對渺渺的友 情,並沒有想像中的百分百純淨。可是小璦在故事後面確實對渺渺誕生了一種強烈的依戀,而這樣的依戀是足以讓她重返單純、付出一切的。這也是為什麼當小璦的 一廂情願讓我們體察到她的自私時,我們仍無法討厭這個角色,甚至在同情中帶著喜歡。

渺渺對陳飛終不放棄的沉默暗戀也是一種一廂情願。陳飛與她毫無干係,因此渺渺顯然是愛上了她英俊的外貌以及那股獨特的憂鬱氣質。靠著這樣單薄的暗戀,她可 以反覆光臨唱片行;甚至因想傳達愛意而替換多張CD(儘管這是全片最詩意的片段之一),帶給陳飛困擾;最後陳飛的離去,也可以被解讀為逃避渺渺而被按上無 辜的罪名。陳飛並無必要承受這一切,特別是當他並無虧欠渺渺什麼的前提之下。渺渺的一廂情願,很顯然的是一種自私,可這樣的自私也被我們同樣體會過暗戀心 情的移情作用下給包容融化了。

小貝對陳飛的難以說出口的愛更是一種一廂情願。在陳飛將他視為好兄弟的時候,他回饋的卻是索求更多的愛情。這樣的感情等差而後被複雜化,原因在於陳飛對小 璦坦白小貝是他的男朋友。儘管陳飛顯然是將小貝以摯友的身分放在心中,可愧疚感使他開始迷惑兩人是否真曾有愛情誕生。他內心的矛盾可以從他拒聽、刪除小貝 的音樂,可是卻又無法自拔地尋找小貝的音樂給看出來。也因此,這樣的一廂情願進展為雙向的可能,也因為沉重難以言說,這樣的自私在夜色與星光中被悄然無聲 地蒸發了。

比較可惜的是陳飛與小貝的故事、和渺渺與小璦的故事只有交錯,沒有衝撞。若能因渺渺對陳飛的一廂情願,而喚醒了陳飛對小貝曾給的愛的記憶,進而從原本個性 貫一的扁平角色幻化為性情多元的圓形角色,故事會帶給人更多震撼與感動。另外,導演的意圖也似乎過於明顯,將一廂情願全都歸諸於所謂的純愛與純愛帶來的感 傷之中,有時候不免給人無病呻吟的愛情之感。若能保持一點冷靜的距離,擺脫過分束縛的純愛包裝,讓觀眾更清晰地看待角色們互動的關係,那麼,《渺渺》帶給 觀眾的或許就不只是一瞬間的感動與重返青春歲月,而是長久雋永的生命探索。
創作者介紹

our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