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神狗人》   
林庭琦(中央大學英美語文學系三年級)


   在流浪神狗人片中,有三種層級的人生,以及因生活水準不同導致對於宗教不同程度的依賴,然而這樣的依賴程度跟他們在生活上的水平,有諷刺的顛倒性。

    第一層是阿雄跟青青這一對,他們擁有的是上層社會的生活水準,宗教在他們未改變的生活前,代表的只是金錢的價值跟不必要的需求:家中的裝飾品是百萬的佛像;打坐只是工作上被逼迫所致。等到真正面臨到了生命的消逝,等到高水平的生活只徒留空虛,宗教才成為他們尋求救贖的對象。然而,就像阿雄的母親在佛前無數次的跪拜,佛祖給予的回應只是冷漠的眼神。他們在「像」上的追求,正是佛經理說的「三世佛冤」。宗教給予的救贖不是用跪拜就有用,不是祈禱就能轉變。如果人心不變,冷漠的眼神,終究不會有所轉變。最後青青藉由車禍的契機,找到生命的出口。


    第二層是必勇與阿美這一對,阿美雖然顯少有向天主尋求救贖的動作,然而她卻比拿著十字架頻頻祈禱卻屢屢無法克制自己的必勇來得堅強。比起阿雄與青青,他們 不需等到生命的消逝,就尋求宗教幫助生活上的問題,天主或多或少影響,甚至降福於必勇。所以在車禍中必勇不是喪命的那一方,而沙薇最後也能如他們所願回到 家裡。曾經必勇說過他們沒有得大獎的命,然而伴隨著最後他因佛像未自殘以及最後那台跑步機的出現,他們曾經看似困頓的生活,似乎又有了荒誕的希望。

    第三層是阿仙與牛角這一對,比起之前兩對在不同程度下需要依賴宗教,他們反而是給予神明「救贖」、給予富足的人「希望」。「一生下來就死了」的阿仙,可以 幫眾神像戴上護身符,因為「他們需要福氣」,而這個福氣卻是看似最沒有能力能給予的流浪小孩給的。缺條腿的牛角,比起擁有一切找不到救贖的阿雄與青青,則 擁有天賦能聽到神像傳達的訊息。但他卻是看來最缺乏的,連義肢的買不起。物資上最一無所有的牛角與阿仙,卻擁有給予神明幫助的能力。不僅是神明,牛角車上 的籤筒,全部都是吉,因為牛角知道,「籤是給人希望的」。而阿仙這個角色,雖然取名叫「仙」,但他的行為又好似落入餓鬼道的「餓鬼」一般,他有著吃不飽的 胃,他流離失所。最後牛角沒有趕上的鬼門開,也許是他給阿仙又或是阿仙給自己的另一種救贖。

    其實最無所求的人,反而能夠給予。幾乎一無所有的阿仙跟牛角,比起生活富足的阿雄與青青,擁有反而能照顧或給予神明幫助的能力。究竟能夠救贖人的,是神像 還是人們自己?當青青自己燙傷了美麗且充滿價值的手,「執著」捨去了,人還需要尋求什麼救贖?「手不過就是手嘛!」
創作者介紹

ourfilm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